案例展示

银行卡遭遇盗刷,储户该如何维权?

详细介绍

近年来,银行卡遭遇盗刷,造成储户损失的新闻屡见报端。那么出现该种情形,储户该如何维权呢?

首先,储户一旦发现卡内余额非正常减少,就应想到可能是银行卡遭遇盗刷,应该在第一时间报警。因为盗刷者此时已构成了信用卡诈骗罪,公安机关有义务立案侦查此案。

其次,银行卡与持卡人并未分离,犯罪分子是伪造他人银行卡进行的盗刷的,说明制发的银行卡及其交易系统存在技术缺陷,未充分尽到交易安全保障义务,其对晏某银行卡内资金损失理应承担相应责任。因此,储户可以起诉发卡银行,要求其承担相应的违约责任。

2013年2月28日,晏某在工行武昌支行下属的列电新村支行办理了卡号为62×××18的灵通卡一张(卡片为磁条卡,卡面颜色为黄色),并按银行提示设置了交易密码。2014年9月17日,晏某发现银行卡内存款减少了28万余元,查询交易明细显示该卡于2014年9月16日发生POS机消费7笔共计260600元,ATM自助取款机取现8笔共计19400元,发生手续费113元,卡内资金余额共计减少280113元,遂以银行卡被盗刷为由向武汉市公安局洪山分局张家湾街派出所报案。经公安机关立案侦查,上述交易均系他人通过位于广东省中山市的POS机消费及ATM自助取款机取现发生的,公案机关对该案的侦查尚未终结。

晏某在案发前三个月多次在KTV等***所刷卡消费,并曾委托案外人郑某、李某持涉案银行卡到银行网点取现或在POS机上刷卡消费,且将银行卡密码告知了郑某、李某。

犯罪嫌疑人在广东省中山市的ATM自助取款机取现时所使用的银行卡卡面颜色为深色。

后湖北金雅律师事务所彭功平律师在接受晏某委托后,代为起诉中国工商银行武昌支行,要求其承担相应的违约责任。经过调查取证和案情分析,彭律师认为本案可能存在如下有如下争议点:

1、此案诉争交易是否属于使用伪造的银行卡发生的交易?

2、此案是否应“先刑后民”?

3、工行武昌支行是否应对银行卡内余额损失及利息承担责任?

经过法院开庭调查,相关争议点被一一查明。

1.关于此案诉争交易是否属于使用伪造的银行卡发生的交易,公安机关调取的监控视频显示,晏某账户中2014年9月16日发生的9笔交易均系他人通过位于广东省中山市的POS机消费及ATM自助取款机取现发生的,且嫌疑人所使用的银行卡为深色,与晏某在工行武昌支行处办理的银行卡卡面颜色有较大差异,结合晏某9月17日报案的情形以及证人关于晏某9月16日并未离开武汉市的证言,可以确认上述交易是他人使用伪造的银行卡发生的交易。

2.关于此案是否应“先刑后民”,法院认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银行储蓄卡密码被泄露导致存款被他人骗取引起的储蓄合同纠纷应否作为民事案件受理问题的批复》规定,因银行储蓄卡密码被泄露,他人伪造银行储蓄卡骗取存款人银行存款,存款人依其与银行订立的储蓄合同提起民事诉讼的,人民法院应当受理。此案合同纠纷可以独立于他人伪造银行卡盗取卡内资金的刑事犯罪受理,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在审理经济纠纷中涉及经济犯罪嫌疑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一条、第十条的规定,此案可以独立于刑事案件受理和审理,不受先刑后民原则限制。故工行武昌支行认为应待刑事案件处理完毕再行处理此案的观点不成立。

3.关于此案中晏某银行卡内资金损失的责任承担,晏某在工行武昌支行处开设银行账户,并领取、使用了相配套的银行卡,双方之间已经形成了储蓄存款合同关系,双方均应按合同约定履行义务。此案所涉银行卡属于设密码的银行卡,晏某作为持卡人应妥善保管银行卡和密码,但根据法院查明的事实,晏某多次在KTV等支付安全环境较差的场所刷卡消费,并曾委托案外人郑某、李某持涉案银行卡到银行网点取现或在POS机上刷卡消费,并将银行卡密码告知了郑某、李某,晏某的不规范用卡行为增大了银行卡真实信息和密码被泄露的风险,是导致银行卡被他人伪造和盗刷的主要原因,且晏某在工行武昌支行提供了余额变动提示业务的情况下,未申请开通该项业务,导致银行卡内资金被盗刷时未能及时发现,故晏某应对卡内资金损失承担主要责任。工行武昌支行作为发卡行,应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业银行法》第六条的规定承担安全保障义务,包括对交易机具、交易场所的安全管理,以及对包括银行卡在内的各项软硬件设施及时更新升级,以最大限度防范银行卡使用过程中的安全漏洞。

犯罪嫌疑人能够利用晏某银行卡的伪卡通过银行交易系统进行交易,说明晏某持有的真正银行卡内数据信息可以被复制并存储到其他的伪卡内,并且工行武昌支行的代理行和特约商户未能准确识别伪造的银行卡,表明工行武昌支行制发的银行卡及其交易系统存在技术缺陷,未充分尽到交易安全保障义务,对晏某银行卡内资金损失应承担相应责任。

终法院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二十条“当事人双方都违反合同的,应当各自承担相应的责任”的规定,综合考量晏某、工行武昌支行对合同义务的违反程度,以及双方违约行为与银行卡内资金损失原因力的大小,根据合同约定和法律的规定来确定双方的责任比例,法院酌定晏某自行承担银行卡内被盗刷资金70%的损失,工行武昌支行承担银行卡内被盗刷资金30%的损失,即向晏某赔偿84033.9元(280113元×30%=84033.9元),故对晏某要求工行武昌支行赔偿资金损失280113元及利息的诉讼请求部分予以支持。关于利息损失的计算,由于晏某银行卡内存款为活期存款,故利息损失也应按同期活期银行存款利率计算。

也即法院最终判决储户获得银行84000余元+利息的赔偿。通过本案可以看到,尽管是储户账户遭遇犯罪分子盗刷,但储户是与银行之间签订了保管合同的,此时银行就有保障储户账户安全的义务,储户银行卡遭遇盗刷一般都与制发银行卡以及银行及交易系统存在技术缺陷有关。因此,发卡行应在其责任范围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

18071126727